凝冷无声碎

这里霜晓/节操碎一地简称碎碎,脑洞清奇的段子手,挖坑比填坑快N倍的文手,因为上色奇渣无比而放弃治疗走线描流的画手
百度贴吧ID彼岸花de微笑_,欢迎小天使们扩列~

论企图把水粉画画成黑白画的下场_(:з」∠)_
临摹自姬友卖给我的纸胶带
我爱滤镜滤镜爱我_(:з」∠)_

期中考试期间的某一天我从柜子里扒出了一件白衬衫拍拍灰(不是)准备穿时……等等,这完美的正六边形是???!
【会心一击.jpg】
于是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不务正业了_(:з」∠)_
【等等我什么时候务过正业】

一个萝莉控送给我的儿童节礼物_(:з」∠)_ @千秋白鸟
【字写得超好看如果不看内容的话我要吹爆她!】
【论拿没写完的政治作业当背景还挺顺眼的???】

【恋与制作人】微小说(李泽言篇)

cp向:李泽言×你
tips:主糖,大概有微量玻璃渣
     人物属于恋与制作人,ooc属于我
     其实完整标题应该是二十字微小说……但我废话太多实在没勇气打二十字【谁给你的勇气跑来写微小说】
     应该可能大概也许会有许墨篇白起篇周棋洛篇

01.Adventure(冒险)
你趁着李泽言睡觉给他扎了个小辫。
【“魏谦你老盯着我头看干什么我头上是开了朵花吗”】

02.Angst(焦虑)
你跟李泽言养的呱儿子已经两周没回家了。

03.Crackfic(片段)
他垂下头来看你,墨黑的瞳里倒映着他的全世界。

04.Crime(背德)
“悠然,嫁给哥哥好不好?”

05.Crossover(混合同人)
“阿瓦达索命!”
“不过如此。”
伏地魔,惨败。

06.Death(死亡)
终将横亘在你们之间的铁幕。

07.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李泽言和你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08.Fantasy(幻想)
他自屏幕里探出身子来,伸手抚上你的脸。

09.Fetish(恋物癖)
你已经深深地为李泽言的黑卡所倾倒了。

10.First Time(第一次)
酒,喃喃的低语,断裂的记忆。

11.Fluff(轻松)
你拿起蛋糕对小怼怼说:“来,妈妈教你怎么扔。”

12.Future Fic(未来)
刻着你和他的名字的墓碑。

13.Horror(惊悚)
李泽言整整一天都没有怼人。

14.Humor(幽默)
你家先生缺乏的东西。

15.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你的BF李泽言跟你大吵一架之后,向你求婚赔罪。

16.Kinky(变态/怪癖)
你因为沉迷吸猫已经半个月没有搭理过李泽言了。

17.Parody(仿效)
“韩野,我看你是脑子不清醒吧?”
【韩野:老板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李(lao)泽(ban)言(niang)的错……】

18.Poetry(诗歌/韵文)
“笨蛋白痴不清醒,蠢货幼稚深井冰。”

19.Romance(浪漫)
他撩开你花白的头发,在你额前轻轻印下一吻。

20.Sci-Fi(科幻)
“211号悠然,接受985号任务,追杀复制人李泽言,是否确认?”
“确认。”

21.Smut(qing色)
被灌醉的李泽言半躺在沙发上,面色酡红,衬衫微敞,露出一点粉红的皮肤。

22.Spiritual(心灵)
你们所共享的东西。

23.Suspense(悬念)
双十一后,你的支付宝账户余额。

24.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面无表情的小男孩仰头看着你,吐出三个字来:“怪阿姨。”

25.Tragedy(悲剧)
2087年,李泽言去世,终身未娶。
2089年,悠然去世,终身未嫁。

26.Western(西部风格)
传说华瑞山里有雌雄大盗,俱是骑高头大马,男子扛枪,女子背刀。

27.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李泽言收到的巧克力连起来可绕地球两圈。

28.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为了销毁你收到的情书,李泽言烧坏了七台粉碎机。

29.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背景:如果你一开始就放弃了与华瑞的合作】
两个背向而行的人同时停住了脚步,不知为何觉得心里空空落落。

30.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你有本事怼空气,你有本事开门啊!”

31.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三,二,一,茄子——”名叫安妮娅的婚纱摄影师笑着对你们喊道。

32.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今天也是婚礼策划师安德鲁被怼到怀疑人生的一天。

33.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自主和谐】

34.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李泽言满脸不情愿地和你玩起了枕头大战。

35.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写什么题目,愣着啊】

大风之日,天赐发型。

我们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呆滞地盯着枯燥冷硬的书本,口里死尸呓语般地背诵不休,日复一日。
宿管女王般高傲地昂着头,给马蜂蛰了屁股的野猪似的胡乱砸着门。当然,她们都是严谨的人,本着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我们默不作声地打着灯,那一定是在吵闹,怎么可能是在背书。
不过我们至少还是有自由的。你瞧这样厚的一本书,想先背第八十四页还是第八十九页,那可是任我们挑选的。

不务正业三连
临摹自阿秋的花与帽子纸胶带,画完线稿之后上线描【你还好意思说】
本来计划画四张一组的图然而……

依然是考试期间摸的鱼【躺平】
企图表现出“并不明白欢喜为何物的微笑着的人偶”的感觉……当然失败了_(:з」∠)_

网开一面(中)

【负能警告】
【纯属虚构,与真实人物无关】
【好吧上面一条我自己都不信】

1.
“诶,你们在聊什么呢?”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啦,我觉得它电影拍得不好,不过电视剧拍得不错哦。”

“对呀,虽然压缩了很多剧情,但是表达得很完整了,不过还是原著最好看了。”

“诶……可是我听说作者个人的名声好像不是特别好诶。”

“哇你这个人,真的要在我们两个唐七粉面前说这个吗?”

“我只是陈述客观存在的事实……”

“哪里客观啦!你这个人真讨厌,走开走开。”

“对啊,走开啦。”

顾凝独自坐在餐桌旁,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空座位。邻桌的两个女生还在热烈的讨论着,抛下一个被孤立的女生和顾凝一样面无表情地咬着橡胶般的青菜。其实有些事情是不难理解的,比如摆在江枫面前的明明有很多路,她最终却选择了通往黄泉的那一条。

这是一个对抄袭者太宽容的世界,这是一个对原创者太吝啬的世界。

这是一个对名利太痴狂的世界。

但理解并不意味着接受。

不会有人愿意披露周玦手中奖状的内情的,对学校而言这是必须抹消的会令学校名声受损的丑闻,尤其是在江风遭到如此苛刻的封口令后;然而然而对于媒体而言,这还不如一枚落在地上的硬币,连让人瞧一眼的兴趣都没有。顾凝能理解,毕竟当今大众对抄袭的行径并不怎么反感,要是有个稍讨人喜欢的演员去参与改编电视剧的话他们甚至愿意拼死捍卫抄袭者,这样的新闻可讨不着一点好。

难道她就一定要接受这样的现实吗?接受周玦扯着江枫的文章捧着奖杯和未来的B大录取通知书风光无限而江枫安静地躺在坟墓里?接受抄袭者如鱼得水而原创者举步维艰?接受靠不劳而获所得的虚名被捧得高高而本该站出来的公正竟还压不过一餐酒宴?

所以顾凝看到那本光明正大摆在桌子上的本子时,尽管知道很不自量力,她还是想,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

2.
据说江枫留下了一封遗书,就放在她跳楼时穿的校服的口袋里。那遗书写的异常古怪,既没说自杀原因,也没提什么遗愿,只捉弄人似的表示有份真正的遗书放在他处,还阴阳怪气地点名着一位主任永/远/健/康。因为写的实在太诡异,加之搜检了江枫留下的全部物件也没找到她说的“真正的遗书”,这张纸片便被当做胡言乱语收走了,美名其曰“作物证”。

不知道若是他们拿到了“真正的遗书”,又会怎么做呢……说不定会直接烧掉永绝后患吧。顾凝掀开枕头打算拿偷藏的手机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她的手机上盖着张皱巴巴写满字的纸,用一支钢笔压住。那支钢笔顾凝是认得的,透明笔杆,金色笔尖,并不是什么值钱货,却是江枫最喜欢的一支。

她刹那间胸闷得难受,心口撕裂般的痛,可流不出一滴眼泪。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你要是从前也能看的这么透,那该有多好啊。

3.
顾凝听过这么一种说法,当所有的人都忘记你时,你才算是真正地死了。

江枫的空座位被挪走了。班主任重新排了位置,把原本坐在后排的周玦调过来做了顾凝的新同桌。期中考试临近,所有的人都忙着临时抱佛脚式地背书刷题,没有人再提起江枫的名字。她仿佛和满地的鲜血一起被洗去了,没留下任何痕迹。

顾凝开始在刷题的间隙里练习写作。只有她和周玦拿到了复赛名额。晚自习时她在笔记本上装模作样地压了本英语书,膝盖上摊开本写满字的草稿本,刷刷地往笔记本上誊写。

“你在写什么呀?”周玦伸长了脖子凑过来瞄她的笔记本,“还是科幻吗?”

“不不不,我想试着写一下史向。”顾凝头也不抬地答道,“我看到x福特上有个叫霜叶(注①)的太太写史向文写得特别好,题材也很适合竞赛,我觉得也要另外练习一下。”

不能抬头,一抬头她嘴角压不住的笑就会暴露无遗。太过年轻的猎手紧盯着陷阱,激动得双手都在发抖,恨不得冲上前去推猎物一把。这样的猎手本是抓不得猎物的,幸运的是她在陷阱里的诱饵足够丰盛,而猎物又足够贪婪。

周玦手里有江枫用来写文的笔记本。顾凝不知道她是怎么拿到的,也许是她自己拿的,也许是主任从所谓的“证物”里随手抽出来给她的,总之绝不可能是单纯拿来鉴赏的。“霜叶”是江枫在x福特上的用户名,她从前用这个账号在那里发表文章。如果周玦去搜索一下,她就会惊奇地发现,那上面有大半都是江风笔记本上的文章,热度在原创内容里称得上拔尖。稍有头脑的人是不会选择它作为模板的。况且若是有更好更安全的模板……

顾凝加快了誊写的速度。

4.
借着主办方的名字和奖品的诱惑,PW杯成了一个相当盛大的比赛,而比赛的最终冠军自然是风光无限。采访、演讲自然不必提,更有出版商抢着出版冠军的作品集。只是,今天的这一位似乎是个例外。

冠军的获奖作品公开之后,便渐渐有人看出了不对劲来。国/家拟人?卫/国战/争?连遣词造句都……最要命的是,主角的名字,好像原原本本地照搬了哪部动漫中的角色名称?

信息时代的文章是经不起搜索的,许多文章只要稍一搜,便能跳出满页的相似结果来。这篇获奖作就像一桶沸油,倒进网络这个大炉灶里,顷刻间便炸开了。

那篇获奖作竟是抄袭的ACG界一篇著名的同人作品,早在五年前便已经发表。调色盘里一刷,满篇通红。

信息时代的人也是经不起搜索的,很快就有人翻出了获奖者的个人信息。更有仔细的人发现,她的初赛,复赛作品竟也都是抄袭作,只是不如决赛中抄的原作那般名气响亮。

冠军名叫周玦。

5.
周玦休学了。

“你造了么凝酱,他们现在都管你叫‘同桌杀手’。”只剩下两个人的宿舍里有点空,余藿抱着上铺栏杆不撒手,试着缓和气氛般地说道。

“天地良心,江枫可不是我害死的。”顾凝终于拍死了那只她追了半天的蟑螂,招招手示意余藿从上铺下来,“随他们去吧,反正我也要转学了。”

“凝酱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余藿哀嚎一声,“为什么呀?”

“我爸妈公司里正好有点调整。”顾凝耸了耸肩膀,“再说我也不觉得我还能从这所学校头脑健全地毕业。”

“……周玦吗?虽然是你用网上的同人文骗她说是你自己写的,但这事她也不能怨你吧,抄是她自己抄的呀,再说她也休学了。”

“拜托,周玦可不会这么想,她可不会想‘啊都怪我抄袭’,只会想‘啊都是顾凝那个垃圾的错’。虽然她休学了,可主任还蹦哒着呢。”

余藿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凝酱,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划算。”

“我知道啊,但我还有别的办法吗?”顾凝转身去拿扫把清理地上的蟑螂尸体,“我只是个学生,没人会听我的一面之辞……虽然江枫的事情上也全采用的是主任的一面之辞。再说真能上法庭的话,抄袭这种事情也根本判不了几天,搞不好判决出来还要江枫从坟里爬出来对周玦道歉。”

“总之呢,这个结果已经算好的了。”顾凝一摊手,“反正只是不想让那种人过得太开心而已。”

一声凄厉尖锐的鸟鸣骤然响彻了天空。

注①:霜叶这个用户名是我瞎掰的……出自“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代指江枫名字里的“枫”。如果有重名的亲请轻点打我……

————分割线分割线我是萌哒哒的分割线————

一点写在文后的话。

网开一面里有部分内容的灵感来自16年的培文杯抄袭事件。

今天码字的时候想起来,重新去搜索了一下这件事情。

嗯,不出意料的,当事人王同学虽然没有考上北大,但在不仅考上了我等江苏学渣梦寐以求的南大,还进入了学生会主席团。

让人……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本篇的情节发展还是相当理想化的,顾凝的小报复不可思议得很成功,周玦休学了。

但现实呢。

现实中的故事走向只会是江枫死了,顾凝沉默了,周玦拿着江枫的笔记本顺利进入名校。

后面应该还有一篇下……你问我什么时候码出来……下辈子吧……

附上南大历史学院的链接,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认识一下这位王同学。
http://history.nju.edu.cn/
bencandy.php?fid=8&id=2047